您可以輸入30
您所在的位置:
銀華基金方建:恪守投資正道 以不變應萬變
 

  在自4月底市場開啟的一輪反彈中,銀華基金基金經理方建管理的銀華智薈內在價值和銀華樂享受到市場關注,方建也一躍成為一匹“黑馬”。“在這輪反彈中您做對了什麼?”面對中國證券報記者的提問,方建篤定地説:“最核心的就是我堅持住了正確的投資方向,那就是買這個市場上好的成長性資産,不掙估值波動的錢,掙公司業績增長的錢。通過不斷審視,我堅信我的投資方向是正確的,在這個投資方向中買的東西沒有問題,那它的波動就不會激起我內心的漣漪,當然就可以‘看對做對’。”

  這是記者第二次採訪方建,距離上次採訪已過去半年多,宏觀經濟和市場環境都發生了深刻的改變,記者試圖尋找他投資方法和理念的新變化,但唯一的發現就是,他關於投資的一切都未改變。可見,世上從來就沒有黑馬,只有默默努力堅持等待伯樂的千里馬。方建説:“科技投資就是要守正,只有守正才能出奇。”在他看來,科技投資不存在僥倖,也不存在逆襲。而他要守的“正”,包括買入最好方向裏最好的公司,公司確定的成長空間,也包括不做博弈和投機,不把凈值曲線當生意做。

  不把凈值曲線當生意做

  “我從來不把凈值曲線當生意做。把凈值曲線做得漂亮有很多方法,有些我也會,但我從來不願意去做,因為這樣做是錯誤的,一定會犧牲業績。如果把凈值曲線當成生意來做,最後就會一直受困于這根曲線。我管理基金的核心出發點就是為基民賺最多的錢,我也是自己基金的基民。”對於投資的初心,方建如此解釋。

  實現初心的路有很多條,方建選擇了看似最簡單卻最難堅持的一條。將芒格投資原則奉為圭臬的他,認為對於成長股的投資,最正宗的方法就是芒格和巴菲特的方法——以合理價格買入最優質的成長公司,並長期持有,賺公司業績成長的錢,而非估值波動的錢。

  在一般投資者看來,投資成長股最大的風險就是波動。但在方建看來,“真正的風險是你買錯了方向,而不是波動。”他直言,“波動不是核心關注點,既然投資成長股,那追求的就是公司的成長性。”

  “如果一家公司處於成長期,成立時間還不長,肯定會有波動。就好像一個人,當他處在少年期或者青年期,無論事業、家庭各方面的波動都很大。不像中老年人,各方面都比較穩定。投資也一樣,追求越高的收益,所面對的波動也就越大。成長股的投資一定要看長做長。”方建比喻道。

  “這家公司未來還有沒有成長性?這個成長性是不是確定?離天花板的距離是否還很遠?如果三個問題的答案都是肯定的,這樣的標的對我來説就是好的成長股。”關於成長,方建追求的是未來確定的機會。“我從來不追求對一個標的看得比別人早,買得比別人早,只在乎這個公司成長的確定性,在乎比別人買得重,拿得久。”

  也因此,他敢於在一隻股票價格已經漲幅翻倍的情況下買入。“我一點心理障礙都沒有,一家公司的過去與我無關,未來才與我有關。”在方建看來,這是做投資的關鍵,一個投資者如果能想清楚這個問題,就很有可能掙到錢。

  研究方建管理基金的持倉軌跡,他的持倉集中在一些處於成長期,而非萌芽期或者成熟期的公司。用他的話説,重點買入處於1到N階段的公司,科技投資本來就是爆發力強的賽道,如果再去買0到1階段的公司,在杠桿上再加杠桿,爆發力上再加爆發力,這時候犯錯的成本極高。

  投資成于性格。“簡單、特別能‘坐冷板凳’、不受外界干擾。”是方建對自己性格的總結。2019年到現在,他的投資方法每年都一樣,沒有發生過改變。“我的換手率很低,開始來銀華就管2000萬元,不做博弈。到現在40-50億元的管理規模,我的換手率也很低,也不做博弈,如果以後我管理400-500億元還是不做博弈。”

  只買“微笑曲線”的兩頭

  “我只買微笑曲線的兩頭,買稀缺的資源或稀缺的品牌。”對於如何找準産業方向,方建如是説。

  訪談過程中,方建多次提到“波特五力模型”。“這個模型很好,但用的人卻很少。”他説。

  邁克爾·波特20世紀80年代初提出的這一理論認為,行業中存在著決定競爭規模和程度的五種力量,這五種力量綜合起來影響著産業的吸引力以及現有企業的競爭戰略決策。五種力量分別為:同行業內現有競爭者的競爭能力、潛在競爭者進入的能力、替代品的替代能力、供應商的討價還價能力與購買者的議價能力。

  選擇一個行業同樣要經歷方建的靈魂拷問:行業空間是否足夠大?是否可以形成穩定的競爭格局?“這個環節對上下游有很強的議價能力,並且很難被別人衝擊,‘護城河’比較寬,它就是很好的行業。無論是科技股還是醫藥股、消費股都一樣。”對於品牌,方建認為,品牌就意味著規模和銷量,可以對上下游議價。

  截至今年一季度,方建管理的銀華智薈內在價值混合基金的前十大重倉股中,有8隻為新能源産業鏈上游的資源股。方建解釋道:“大部分中游環節就是普通製造業,因為它擴産太快了,行業稍微降速一些,競爭就會變得比以前激烈,業績會遇到一些壓力,股價也遇到壓力。越往後看,競爭格局的威力越明顯,上游的稀缺鋰資源和下游品牌,業績表現會比以前強勢很多。”

  在方建看來,之所以上游資源品價格漲得太高,是因為現在太稀缺,需求太旺盛,即便行業增速稍慢一點,回歸到正常,也不會暴跌。因為以前擁有比較好資源的公司成本很低,無論從産業方向、産業鏈的競爭格局來看,這個環節都是比較好的方向。

  看好新能源行業

  方建表示,從當前時點看,投資圍繞在兩大方向。一是新能源相關的新能源車、綠電等方向;二是國內的重大科技突破,包括半導體之類。“並不存在‘黑馬’産業,也不需要有前瞻性,當下最好的兩個投資方向都是剛剛起步,並且還有很大空間。”

  “新能源車這個産業,從以前的補貼驅動變成現在的供需共振,這種大趨勢不是任何一個小的擾動可以改變的。”方建介紹,近期國家出臺了600億元購置稅減免政策補貼汽車消費,補貼的是傳統汽車,沒有新能源車,但新能源車的銷量明顯好于燃油車。一些汽車大廠,已經將規劃戰略轉向新能源車,大船一旦掉頭,就不會因為600億元的補貼再去重新轉向燃油車。事實上,600億元的補貼還會為新能源車銷售引流,有補貼後,大家都會去4S店,但進入4S店後,商家推薦的都是新能源車。“新能源車大趨勢已經形成。”方建説。

  目前,我國新能源車的滲透率已經接近25%,市場有聲音認為,隨著滲透率的提高,新能源産業鏈增速將逐步下降,本輪反彈很可能是新能源的最後一波反彈。“現在擔憂這個行業進入生命週期的後期還為時尚早。”透過一組數據,方建説,國內新能源車的滲透率很有可能上升到80%,即便滲透率只到50%,行業每年也有20%-30%的增長。“這是我們能看到比較少有的高速增長的行業。”

  在不少業內人士看來,國內新能源車的發展已進入下半場,即從電動化向智慧化轉變,很多投資者的投資方向也轉向智慧化。但在方建看來,“經濟環境較差的時候,一定是先電動化,再智慧化。上半年大家成本壓力都很大,為了把市佔率提高,車廠首先砍掉的就是智慧化。如果成本壓力減小、市場和經濟轉暖,或者當電動化的滲透率達到50%的時候,智慧化就會起來。”

  在方建看來,當前市場還有兩大風險,一是海外的滯脹,二是國內政策的不明朗。“在這兩大風險因素明朗之前,市場可能只有結構性機會,此時,投資者更需要仔細辨別、選擇細分的板塊。”方建説。


  方建,近十年證券從業經歷,清華大學材料學本碩博連讀。曾就職于北京神農投資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南方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5月,加入銀華基金。自2018年6月20日起擔任銀華智薈內在價值靈活配置混合型發起式證券投資基金的基金經理,自2021年6月22日起兼任銀華樂享混合型證券投資基金的基金經理,自2021年12月8日起兼任銀華積體電路混合型證券投資基金的基金經理,自2022年3月31日起兼任銀華新銳成長混合型證券投資基金的基金經理。

  注:本資訊僅代表專家個人觀點僅供參考,據此投資風險自負。

(摘自中國證券報•中證網 2022-06-27)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