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輸入30
您所在的位置:
美聯儲4月FOMC會議紀要 33次提到了“風險”
 

  北京時間週四淩晨2點,美聯儲發佈4月FOMC會議紀要。紀要顯示,美國經濟仍然“遠未實現”美聯儲最大化就業和物價穩定的雙重目標,距離取得實質性進展還要一段時間。官員們判斷當前的政策立場和前瞻性指引是合適的。

  市場分析普遍認為,這表明美聯儲一段時間內不會調整當前超量寬鬆的貨幣政策,因為此前設定的“調整門檻”是在實現上述雙重目標方面“取得實質性進展”。

  不過,紀要也提到,不止一位美聯儲官員預計,美聯儲即將在未來幾次會議上開始討論減碼QE:“一些(a number of)與會官員認為,如果經濟繼續朝著FOMC委員會的目標迅速發展(rapid progress),那麼在未來幾次會議上的某個時點可能適宜開始討論調整資産購買步伐”。

  1、關於縮減購債,官員們在4月會議上對國內經濟復蘇持謹慎樂觀態度,同時一些官員暗示願在“某個時候”討論收縮購債計劃。在對美聯儲資産購買計劃的討論中,與會官員首先肯定了當前有關聯邦基金利率和QE買債前瞻指引的好處。他們認為,基於結果的前瞻指引代表美聯儲未來加息和縮表的路徑將取決於實現雙重目標的實際進展,需要是實際觀察到的進展,而不是依據不確定的經濟預測來制定政策。眾多(various)與會官員指出,與2020年12月的情況相比,經濟距離實現雙重目標取得進一步進展還需要一段時間,美聯儲曾在2020年12月首次為資産購買提供了前瞻指引。

  紀要顯示,“許多(many)官員強調,很重要的一點是,FOMC清楚傳達對朝向長期目標進展的評估,而且要在認為具有足夠實質進展來發起資産購買速度的調整之前很久,就向市場提前傳達。而何時進行這種傳達溝通的時間,將取決於經濟的發展進程以及實現FOMC委員會目標的進度;一些(a number of)與會官員認為,如果經濟繼續朝著FOMC委員會的目標迅速發展(rapid progress),那麼在未來幾次會議上的某個時點可能適宜開始討論調整資産購買步伐。

  2、關於通脹,幾位官員將通脹上升至“不受歡迎”水準的風險提高到了足以明顯引發政策反應的水準。

  在市場高度關注的通脹評論中,與會官員普遍認為,以PCE(個人消費支出價格指數)12個月變化為衡量的通脹指標會在短期內升至2%上方,因為疫情初期非常低的讀數正逐漸退出統計。油價上漲也會轉嫁給消費者能源價格,隨著經濟進一步開放、需求激增和供應鏈瓶頸都會推高物價。

  但“這些因素的暫時影響消失之後”,他們普遍預計通脹將緩解。儘管預期通脹率在短期內波動,許多(many)官員稱,多種長期通脹預期的衡量指標仍很好地錨定在2%這一長期目標上。

  不止一位美聯儲官員在紀要中提到“通脹率的上行風險”:“幾位(a number of)官員指出,供應鏈瓶頸和投入品短缺可能無法迅速解決,這將令價格上行壓力持續至今年結束以後。在某些行業中,供應鏈中斷似乎比預期更為持久,推高投入成本;一些(some)與會官員稱,如果暫時影響通脹的因素比預期持久,通脹前景可能出現上行風險;一些(a couple of)官員認為存在一種風險,即在通脹壓力在數據中變得足夠明顯以引發政策回應之前,通脹壓力已上升到不受歡迎的水準”。

  3、關於利率管理,議紀要顯示,系統公開市場賬戶(SOMA)管理者指出,未來幾個月隔夜利率的下行壓力可能導致需要考慮適度調整管理利率。這可能最終導致美聯儲資産負債表擴張的更大份額用於隔夜逆回購協議工具和其他美聯儲負債。

  官員們指出,超過一半的受訪者預計不晚于6月政策會議對管理利率進行調整。

  4、關於經濟表現,官員們一致認為,經濟活動和就業指標有所加強,疫苗接種和寬鬆貨幣和財政政策的持續進展極有可能鞏固經濟活動和就業的進一步增長,並限制經濟前景出現風險。

  但目前美國經濟離美聯儲的目標還很遠,公共衛生危機繼續給經濟帶來壓力,鋻於新的病毒株和對疫苗接種的潛在猶豫,復蘇可能不均衡。經濟發展的道路將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疫情的發展,包括疫苗接種方面的進展。

  5、關於就業市場,一些官員指出,不同人口和收入群體以及不同行業的勞動力市場復蘇仍然不均衡。許多官員表示,企業在雇傭員工方面遇到了困難,這可能反映了提前退休、健康問題、照顧孩子的責任以及失業保險福利的擴大。

  些與會者注意到他們聯繫的人士説,勞動力需求的增加已經開始給工資帶來一些上行壓力。

  6、與會幾位官員指出,隨著股票估值進一步上升、IPO活動保持高位以及公司債券的風險利差處於歷史分佈底部,資本市場的風險偏好有所提高。

  兩位官員指出,如果風險偏好下降,資産價格下跌可能對實體經濟産生不利影響;一些官員提到了對衝基金、短期融資和信貸市場上的運營型基金對金融系統的潛在風險。

  總體而言,4月FOMC會議紀要有33次提到了“風險(risk)”這一關鍵詞,而3月會議紀要僅有17次提到“風險”:“有一些(some)官員提到了經濟的上行風險,持續的財政和貨幣政策支援,疊加需求釋放、家庭儲蓄積累過多和疫苗迅速接種等因素,可能會促進經濟活動並使人們比目前預期更快地重返勞動力市場。而經濟的“快速發展”恰好是部分官員支援調整QE的理由。”

  注:本資訊僅代表專家個人觀點僅供參考,據此投資風險自負。

(中國金融資訊網 2021-05-20)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