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輸入30
您所在的位置:
就業市場意外低迷凸顯美國經濟“成長煩惱”
 

  美國勞工部7日公佈最新一期就業報告,4月份失業率超預期上升,非農業部門新增就業人數大幅低於預期。分析人士認為,勞動力供需不匹配等結構性問題困擾美國就業市場復蘇,且高失業福利抑制新增就業增長。在疫情有所緩解的大背景下,就業市場意外低迷凸顯美國經濟的“成長煩惱”。

  勞工部當天公佈的數據顯示,4月非農新增就業人數26.6萬,遠低於上月的77萬人和市場普遍預期的100萬人,是自1月份以來的最低月度漲幅。當月,失業率環比上升0.1個百分點至6.1%,失業人數環比上升10萬人至980萬,部分反映了進入就業市場人數有所增加。

  在美國人廣泛接種疫苗、政府出臺大規模財政刺激措施以及放寬經濟限制舉措提振下,市場原本預計美國就業市場會在4月份延續今年以來的可喜表現。但“令人失望的”就業報告出爐,暴露出就業市場已出現供需不匹配等結構性問題。

  從企業角度來看,由於疫情為美國經濟和企業經營前景帶來較高不確定性,企業大規模招聘意願不高,從而導致勞動力需求不大。另一方面,雖然進入勞動力市場的人數增加,但很多企業仍難以招到合格員工,説明就業市場供需狀況並不匹配。

  美聯儲最新一期褐皮書顯示,勞工短缺仍是就業市場持續復蘇面臨的普遍挑戰,尤其是低薪崗位、專業和熟練工種出現明顯短缺。當天公佈的就業報告也顯示,4月份平均時薪環比上漲21美分,達到30.17美元,一定程度證明企業不得不通過加薪留住現有員工。同時,每週平均工作時間增至35小時,顯示部分企業試圖依靠增加工時以彌補勞動力短缺帶來的損失。

  美國經濟顧問委員會(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ers)前主席傑森·弗曼(Jason Furman)指出,眼下美國就業市場面臨的問題是結構性的,不僅合格勞動力供給出現短缺,而且勞動力需求也出現短缺。他援引勞工部的就業數據説,目前美國就業市場每個空缺職位對應著1.1個失業者,這證明大量工作機會並不能匹配到合格的勞動力。

  從員工角度來看,企業招工難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對新冠病毒的恐懼心理仍阻礙部分人外出尋找工作;其次,部分企業先於學校復課而復工,一些員工迫於育兒壓力無法回歸崗位;第三,部分失業人口不具備企業招工崗位所需的技能要求,或不情願為應聘新工作而改行;最後,聯邦政府發放高額失業福利,申請失業救濟獲得的收入反倒高於平均薪資,導致大量低薪崗位缺乏勞動力。

  當天公佈的數據顯示,4月份美國仍有280萬人因疫情原因無法外出尋找工作。同時,美國國會3月份出臺的1.9萬億美元經濟救助法案將每週失業救濟金在原有基礎上增加300美元福利,意味著失業者的每週收入已高於平均時薪為15美元的全職工作者,導致很多人求職意願低迷。

  美國商會7日呼籲聯邦政府停止向失業人員發放額外福利,以刺激就業。蒙大拿州和南卡羅來納州的共和黨籍州長也均表示,將取消聯邦失業額外福利。但美國總統拜登當天駁斥了失業救濟金增加導致新增就業低迷的説法,同時強調最新就業數字恰恰反映了經濟刺激措施的重要性。他表示,美國經濟復蘇不是一場“短跑”,而是一場“馬拉松”。

  勞工部的數據顯示,目前美國就業人數仍較去年2月疫情前水準少820萬人,就業市場復蘇任重道遠,正成為拖累美國經濟復蘇的主要制約因素。

  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高級美國經濟學家邁克爾·皮爾斯(Michael Pearce)表示,大多數數據都表明經濟活動正在迅速反彈,單憑一份就業報告很難判斷美國經濟復蘇是否遭遇了逆風。“但它清楚地提醒我們,就業市場復蘇滯後於消費反彈”,成為經濟復蘇的拖累因素。

  均富會計師事務所(Grant Thornton)首席經濟學家戴安·斯旺克(Diane Swonk)指出,這份“令人極其失望的”就業報告反映的絕不僅僅是季節性問題,而是從服務業到製造業,甚至是快遞和交通運輸業的全面就業下滑。“事實證明,讓經濟陷入昏迷遠比喚醒經濟更加容易”。

  紐文(Nuveen)資産管理公司首席投資官薩拉·馬利克(Sara Malik)則認為,最新就業報告充分體現出美國經濟的“成長煩惱”。

  注:本資訊僅代表專家個人觀點僅供參考,據此投資風險自負。

(中國金融資訊網 2021-05-11)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