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輸入30
您所在的位置:
人民幣匯率後市仍具備走強動能 雙向波動將成新常態
 

  今年以來,人民幣匯率整體維持升值態勢,尤其近一個月以來,隨著美元指數刷新年內低點89.53,人民幣匯率順勢上漲重回“6.3”一線,屢屢刷新年內新高。

  外匯局數據顯示,截至5月26日13時,境內在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觸及6.3924,盤中創下2018年6月以來最高點6.3923;境外離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觸及6.3778,盤中一度創下年內高點6.3754,迎來6.3元時代。

  專家表示,此輪人民幣走強除受到美元走弱的影響外,國內經濟一如預期穩步復蘇,外貿維持高景氣度,持續發酵的匯率升值控制輸入性通脹的政策預期,以及國內資産吸引力提升推高市場對人民幣需求等因素,都進一步推動了人民幣幣值走高。隨著我國自身經濟實力增強,人民幣國際化以及金融市場持續開放,業內專家表示,人民幣匯率在更加市場化的同時,雙向波動也將成新常態,結合我國強勁出口、美國實際利率走低以及美聯儲整體偏鴿態度等因素,人民幣匯率後市仍具備走強動能。

  內外因共同支撐本輪人民幣匯率走高

  數據顯示,今年以來,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四度向6.4元關口發起挑戰。第一、二次發生在年初。2021年開年,離岸人民幣匯率連續兩日大幅升值,一度逼近6.41元,此後轉為盤整;2月,離岸人民幣匯率升值捲土重來,彼時最高至6.4011元,險些實現突破,但隨即陷入一輪持續一個半月的貶值。

  第三次則是在本月上旬,憑藉5月6日、7日的連續升值,離岸人民幣匯率一舉收復此前“失地”,但還是在6.4元關口前折返。

  第四次正是眼下在上演的,從5月24日開始,離岸人民幣匯率升值再次提速,突破6.4元不過是“臨門一腳”。據統計,相比4月初低點,在最近不到兩個月內,離岸人民幣匯率升值超過1800點,幅度接近3%。

  業內普遍認為,本輪人民幣走高得益於近期美元持續疲軟。BK Asset Management宏觀經濟研究主管Boris Schlossberg認為,近期美債收益率和美元指數呈下行趨勢,直接驅動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上揚,尤其是隔夜美聯儲官員再度淡化通脹壓力對市場的衝擊。

  瑞銀財富管理投資總監辦公室(CIO)最新發佈報告顯示,由於美聯儲對調整貨幣政策保持耐性,未來3-6個月美元指數仍將維持弱勢,且全球經濟在後疫情時代逐步復蘇,美元貶值趨勢還將在今年持續。值得一提的是,在此背景下,CIO調高了人民幣匯率估值,認為今年9月份人民幣匯率或將升至6.3。

  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明明告訴記者,今年4月以來,人民幣重回走強態勢,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與美元指數的相關性有所提高。“4月,美國受到實際利率下行、經濟復蘇動能放緩以及歐洲地區經濟修復等因素影響,美債收益率和美元指數呈現下跌趨勢。5月以來,就業疲弱和通脹飆升又引發美債收益率和美元指數出現波動,進而導致人民幣匯率出現波動。”明明説。

  在東吳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陶川看來,本輪人民幣持續升值除美元走弱的因素外,中國經濟基本面穩健也對人民幣幣值構成堅實支撐。國內經濟一如預期穩步復蘇,外貿維持高景氣度,持續發酵的匯率升值控制輸入性通脹的政策預期,以及國內資産吸引力提升提高市場對人民幣需求等因素,都進一步推動了人民幣幣值的走高。

  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也表示,我國經濟穩步回升、外貿盈餘較大、資本項目繼續流入,均支援人民幣匯率有較好表現。

  後市仍具備走強動能 雙向波動將成新常態

  談及未來人民幣匯率走勢,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分析師周茂華稱,隨著人民幣國際化以及金融市場持續開放,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整體呈現強勢雙向波動格局,人民幣匯率將更加市場化,預計年內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在6.4至6.8附近波動。

  “未來一段時間,人民幣大概率將在偏強水準波動。”嘉盛集團資深分析師Tony Syncamore認為,在剔除GDP增速因素之後,中美兩國的M2(廣義貨幣)呈反向走勢,而從流動性水準來考量,美國流動性氾濫,人民幣仍有走強動能。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劉國強此前表示,目前,人民幣匯率由市場決定,匯率預期平穩。未來人民幣匯率的走勢將繼續取決於市場供求和國際金融市場變化,雙向波動成為常態。

  不過陶川提醒,在看到人民幣匯率短期展現強勢的同時,顯然不應忽視今年以來人民幣匯率實際是升貶值交替。陶川認為,美元當前的跌勢是不可持續的,但在美元由弱企穩的窗口期,人民幣匯率的繼續升值可能導致有效匯率進一步上漲,彼時匯率升值的衝擊可能帶來政策的階段性微調,例如貨幣政策上可能會階段性放鬆流動性或是更加傾向於穩信貸。而在當前,CPI疲軟背後凸顯的是下游企業的經營壓力,若疊加匯率大幅升值的衝擊,利潤可能進一步被侵蝕。

  溫彬也提醒,人民幣匯率升值,會降低進口企業的採購成本,增加盈利。尤其是在當下,部分大宗商品價格持續大幅上漲,一些品種價格連創新高,企業原材料進口成本增加,因此,人民幣升值也會減輕大宗商品價格大漲帶來的壓力。

  對於外貿企業如何防範匯率波動帶來的風險,中銀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管濤強調,企業要樹立匯率風險中性意識,重視對匯率風險的管理。例如通過使用本地計價結算,將進口、出口做匹配,進行自然對衝,用匯率避險工具主動管理風險以及使用多元化的結算幣種等。

  周茂華也認為,“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常態化,意味著押注人民幣單邊升值或貶值的損失概率不斷增大,對於企業和普通民眾來説,通過使用外匯衍生工具管理外匯波動風險變得很重要。外貿企業應更多聚焦主業,讓外匯管理工具回歸風險中性,避免投機導致損失。”

  注:本資訊僅代表專家個人觀點僅供參考,據此投資風險自負。

(中國金融資訊網 2021-05-27)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