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輸入30
您所在的位置:
內外雙迴圈打造升維競爭力
 

  “紛鬱鬱其遠承兮,滿內而外揚”。

  兩會以來,“逐步形成以國內大迴圈為主體、國內國際雙迴圈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是市場熱議的中國宏觀政策焦點。我們認為,在疫情外生衝擊和逆全球化結構性壓力疊加的大背景下,抱殘守缺或固步自封無助於破解存量博弈的陷阱,構建雙迴圈正在成為中國打造升維競爭力的重要舉措:其一,雙迴圈的核心在於依託經濟規模和政策空間盤活存量、創造增量,完善內部迴圈、帶動外部迴圈;其二,雙迴圈以民生和實體為先,隨著全球貿易格局重構和價值鏈體系再造,內生消費和産業升級有望形成閉環,形成稀缺的增長動力;其三,雙迴圈的互動基礎仍是改革開放,通過制度創新推動關鍵領域改革將促進要素自由流動、提升資源配置效率,激活金融將助力雙迴圈對接,充分釋放鯰魚效應和財富效應。

  全球服務貿易格局重構,內生消費力成為經濟復蘇基石。

  今年以來,疫情的外生衝擊和逆全球化結構性壓力疊加,全球貿易在低位繼續墜落,其中受人員往來被動停滯、社交隔離等措施影響,服務貿易更是面臨全面挑戰。在此背景下,以服務貿易逆差收縮為先導、以內生潛在需求為依託的“內卷式”消費回流有望成為中國經濟的新亮點。從體量看,僅以旅遊服務為例,作為全球最大的國際旅遊輸出國,若中國旅遊服務逆差能夠轉化為內需,則有望每年多貢獻約1.15萬億産值,直接創造約490萬個就業崗位。從趨勢看,新冠疫情發生後全球經濟正面臨大蕭條以來首次新興市場和發達經濟體全面衰退的極端情形,考慮到疫情二次爆發的灰犀牛風險將繼續抑制經濟復蘇的速度和幅度,穩健的內需已經成為全球稀缺的增長動力。相對而言,二季度中國經濟同比增速達3.2%,相對較快結束疫情衝擊下的探底,且投資、消費兩大內需引擎積極向好,有望成為整體疲弱的全球總需求中為數不多的亮點。從條件看,今年以來免稅政策的出臺、線上服務的興起有助於內迴圈的供需發現和精準匹配,其中海南免稅港規劃落地速度超預期,2020年上半年,海南離島免稅品零售額85.72億元,同比增長30.7%,其中6月份零售額22.99億元,同比增長235%。

  産業升級加快國産替代,要素自由流動催生供給側變革。

  7月21日,習近平主席在企業家座談會上指出,要提升産業鏈供應鏈現代化水準,大力推動科技創新,加快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打造未來發展新優勢。回顧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産業升級的重心集中於以下兩個方面:一是增強發展新動能,重點支援既促消費民生又調結構增後勁的“兩新一重”建設,其中新基建作為兩新之首,包括資訊基礎設施、融合基礎設施、創新基礎設施三大內容;二是強調提高科技創新支撐能力和深入推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穩定支援基礎研究和應用基礎研究,尤其在半導體等底層技術領域自主可控成為技術攻關的重點。今年4月和5月,《關於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和《關於新時代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意見》發佈,前者首次將數據與土地、勞動力、資本、技術並列為五大要素,進一步強調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決定性作用,後者明確了通過制度創新推動關鍵領域改革的舉措,尤其是提出要在國有企業、壟斷行業等重要領域推出一批牽一髮動全身的改革舉措,旨在最大限度減少政府對市場資源的直接配置和對微觀經濟活動的直接干預。我們認為,産業升級和要素流動是打通內迴圈的關鍵抓手,這兩份綱領性文件的出臺為推動供給側變革、打造雙迴圈新格局奠定了制度基礎。

  金融改革助力減速增質,激活金融市場助力雙迴圈對接。

  近年來,中國金融開放蹄疾步穩,外資金融機構數目提升、股權佔比不斷增加,也對內部金融改革帶來了積極的“鯰魚效應”。適應于中國經濟由高速增長向高品質發展階段轉變的實際,金融改革開放既作為其中一環不斷深化,也回歸本源強調與實體經濟和中小企業形成良性互動,並通過激活金融市場推動資源有效配置、保障居民分享經濟發展紅利。間接融資方面,新的LPR報價機制打破了貸款利率的隱形下限,隨著利率市場化的繼續推進凈息差將繼續收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大型商業銀行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增速要高於40%,國務院常務會議也提出全年金融系統要向企業讓利1.5萬億的具體要求。通過合理讓利,金融機構與實體企業有望構建長期良性的共榮共生關係。直接融資方面,資本市場在改革和開放的雙重加持下迎來跨越式發展,不僅投資者結構不斷優化、保險等長線資金配置約束鬆綁,以註冊制改革為核心配合多元退市機制也將更多金融資源導向實體經濟的高效率領域;借助科創板的機制創新和優質中概股回歸機遇,在岸和離岸市場正通過良性互動打造中國資産核心標的;近期銀行間與交易所債券市場還開展互聯互通合作,邁向統一市場和統一價格不僅為貨幣政策有效傳導奠定了堅實基礎,也有望通過便利跨市場交易吸引更多投資者。

  全面開放整合兩個市場,內外迴圈互動構築升維競爭力。

  當前,全球經濟存量博弈的重要特徵即在於製造業相對需求的不足,而經濟總量增長所掩蓋的分配失衡也導致了長期潛在産出下滑、社會結構畸形、地緣政治動蕩,尤其表現為民粹主義、孤島主義、保護主義的抬頭。在升維競爭的將來,一方面,服務業的高品質發展及其與製造業的有機結合將通過吸納就業、創造需求成為新的競爭高地,進而緩解製造業的擁堵;另一方面,開放、包容的制度環境,高效、透明的治理體系將構建經濟體新的核心競爭力,成為當下所稀缺的穩定性的重要來源。我們認為,抱殘守缺或固步自封無助於破解存量博弈的陷阱,明確提出和強化雙迴圈用意在於憑藉超大規模市場優勢和政策空間相對優勢盤活存量、創造增量,完善內部迴圈、帶動外部迴圈。正如習近平主席在企業家座談會上所強調,以國內大迴圈為主體,絕不是關起門來封閉運作,而是通過發揮內需潛力,使國內市場和國際市場更好聯通,更好利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實現更加強勁可持續的發展。在此背景下,全面開放的意義事實上更為重大:一方面,隨著中國跨越中等收入門檻、老齡化程度不斷加深、新型城鎮化加速推進,各類新增和升級需求發展潛力巨大,嚴格落實負面清單管理制度有助於優質供給和資源“引進來”;另一方面,消費中樞向內收斂也會為新一輪貿易分工打下物質基礎,當前全球多邊貿易轉變為區域貿易的格局正在形成,而中國將逐漸成為全球更為突出的“供給-需求”雙中心和新區域增長極,借全球價值鏈體系重構機遇,在數字經濟等領域具有比較優勢的中國企業有望迎來新一輪“走出去”紅利。

  (作者:工銀國際研究部 程實博士 王宇哲博士 錢智俊博士 高欣弘)

  免責聲明:本研究報告由中國工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工商銀行”)分析師撰寫,研究報告所引用資訊均來自公開資料,我們力求但不保證這些資訊的準確性和完整性。研究報告所載觀點、結論及意見僅代表分析師在報告發佈時的個人判斷,不代表工商銀行立場,亦不構成任何投資與交易決策依據。對於任何因使用或信賴本報告而造成(或聲稱造成)的任何直接或間接損失,我們不承擔任何責任。本報告版權僅為工商銀行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以任何形式翻版、複製、刊登、發表或引用。工商銀行保留對任何侵權行為進行追究的權利。


(2020-08-04)
【關閉窗口】